当前位置:首页 > 房产资讯 >

曾红极一时,如今他们甘当“糊咖水”

2022-09-21 15:46:30 来源:网络 阅读:

人们唱衰内娱综艺越来越无聊的时候,这6位综艺新人却频繁给观众交出“快乐”的答卷。

尽管15年前他们曾红极一时,但如今他们是**圈眼中的“糊咖”,没有流量,也不再年轻,让人不禁纳闷:观众究竟喜欢他们的什么呢?

也许,“糊”并不是他们的人生底色,这个夏天,真实成了他们翻红的资本。

从来没见过有那么一档综艺,能让观众**满“感谢金主爸爸”的弹幕。

没有流量大咖,没有高级宣发,开播4期,豆瓣上就有超10万人打分,评分直飚9.6,远超内娱其他综艺节目。

它就是**近在“综艺寒冬”中**出重围的《快乐再出发》。

节目里里外外透着穷的气质,外景启动仪式只有一条横幅,节目组人手不够,只能找当地大妈凑人头举横幅,连个灯光都没有。

场地就在垃圾桶旁,还被大妈吐槽“好臭”。

正式开拍时的备采场地,也是蹭的瑞丽的拍摄场地。

更神奇的是,这6位综艺新人你或许知道名字,但就是脸盲,节目**期就有很多网友强烈要求嘉宾说话时加上名字,否则他们叽叽喳喳根本分不清是谁在说话。

他们是2007年快**13强选手,曾在无数网友青春中参与过浓墨重**的一笔,可惜的是,15年过后,他们从未在**圈消失,却糊得仿若查无此人。

陈楚生、苏醒早已过气,让人印象稍深的是他们的“黑料”;王栎鑫转行做直播,比较轰动的还是他和前**王雅婷的离**风波;陆虎、王铮亮、张远一直都是歌红人不红。

15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人们在这段时间度过自己的青春,然后渐渐成长为大人,他们也不例外。

经历过人生中的**和低谷之后,他们褪去了曾经的年少轻狂模样,变得更加成熟坦然,但**不变的,似乎是观众透过屏幕仍能感受的那份真实——

真实的喜怒哀乐,真实的七情六欲,成了《快乐再出发》**火的资本。

其实,《快乐再出发》的制作很赶,相当于《欢迎来到蘑菇屋》的衍生团综。

参加蘑菇屋这个综艺时,他们六人自嘲“0713**团再就业”,因为糊,手里没活,所以才能随叫随到。

那时,弹幕上带着不友好的疑惑:“这是谁啊?都不认识。”

谁也没想到,在没剧本没赞助的情况下,一期下来,老友的默契碰撞竟然擦出意料之外的火花。

他们太熟,开得起玩笑,张远调侃王栎鑫“你搞过红的音乐吗”时,王栎鑫直接回敬张远一句:“你一个**庆歌手。”

他们太敢,敢于自嘲,玩猜歌词**时,听到自己的歌时,直接让过,说“这是我的歌,一点都不红,肯定都没听过。”

他们太毒舌,堪比彼此**毒的黑粉,苏醒还没来时,张远说以前比赛每个人都不待见他,“每一场都说,他怎么还不淘汰呢。”

但除了给节目贡献很多“笑点”,他们不忘初心,聊天时也能即兴弹唱来一段才华碰撞,带观众又回到15年前那个夏天的感动现场。

看完蘑菇屋之后,网友意犹未尽,纷纷甘当自来水拼命安利,还强烈要求他们单独搞个团综。

本文转自:云南网

联系现实看问题,用历史的、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既做纵向的比较,也做横向的比较,反思不足更看到进步,才不会轻易被人挑动起**括自我以及人与人相互之间的**神内耗。

视频截图。

**云网评特约**员 霍弗

近日,名为《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神内耗》的视频一度排到了视频网站热播榜**。众多网友认为,正如标题所言,二舅的人设特别治愈,尤其能缓解当代年轻人愤愤不平、焦虑等**神内耗。

有人将“二舅”视频与小说《活着》相比,但事实上二者截然相反。在《活着》中,福贵的每一次失去都不过是增添一抹向命运低头的记忆;在“二舅”视频,主人公则是在每一次面对命运的嘲弄时执着地走出了一条新路。如果说《活着》给我们的启迪是无论命运如何,学会用一句“就这样吧”调侃自己,那“二舅”教给我们的,一定是“拐个弯再试试”的坚忍。但二者又有着天然的相似之处。艺术来源于现实而又高于现实,想必,“二舅”视频与《活着》一样,作者对现实素材是进行了**心的取舍加工的。

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农村的“二舅”,在遭遇意外后,靠一门木工手艺自立自强,既实现了对家人的付出,也在村子里获得了认可。必须承认视频的表达很有现实感,但没有必要将之与现实划等号。正如作品本身所表露出来的,是“二舅”身上那种一直向前看,对生活中遇到一切困难不低头的**神在鼓舞着人们。或许这正是一部作品的价值所在。在如今短视频“横行”的时代,如果把经过剪辑加工的视频作品完全等同于现实,和将影视作品视为历史、当作真实,又有什么区别。

“二舅”视频**屏后,“二舅”原型所在镇的干部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视频的一些细节与实际情况是不一致的。如残疾证的问题,系统显示早在1990年就已经有证了。而作者自己也在视频结尾标注,有些素材实际上是来源于影视作品的。怀着单纯的善意对“二舅”抱以同情,从“二舅”身上汲取**神力量,都很正常。但如果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二舅”,故意把艺术呈现的细节与现实生活强牵连,将之视为可以利用以抨击、抹黑的武器,除了说是“坏”也实在找不出其他字眼来形容。

有的人为了批判此文及其**屏,恨不得戴上各色各型眼镜逐字逐句挑毛病。在各种批判论调中,《二舅》原文有一个情节被所有人选择**忽视——“有天在路上遇到了当年的那个**生,他跟二舅说要是在今天我早被告倒了,得承**你一辈子。二舅笑着骂他一句,一瘸一拐的又给人干活去了。”这个情节传递的两个重要信息是批判者需要“刻意回避”的:一是村**说出了今天法治环境不比当年的真相,二是二舅笑着骂一句就走了体现的绝不是所说的懦弱和认命。批判者选择无视这个情节,是因为他们习惯于用过去的案例否定现在的成就,热衷于用历史的旧账攻击现在的制度。如果读透了这一段,批判者的立场、观点、方法都会显出巨大的逻辑漏洞,批判的目的就很难达到,至少在理**读者中的诱导效果会大打折扣。

时代变幻、地域变化,谁都不会一路顺风顺水。“二舅”其实是患了脊髓灰质炎,并非打针(直接)导致残疾,而这一疾病目前已得到有效遏制。正义和公正不是**巧文字装饰和观念偏见叫嚣出来的。联系现实看问题,用历史的、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既做纵向的比较,也做横向的比较,反思不足更看到进步,才不会轻易被人挑动起**括自我以及人与人相互之间的**神内耗。

普希金在诗里写道:“假如生活欺**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让我们的价值观再稳固一点,坚定我们的**,办好自己的事情,“二舅”走向了胜利,我们同样正走向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