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联网 >

《少年派2》这个观众一直无法理解的情节,是大结局的关键伏笔

2022-09-23 00:49:47 来源:网络 阅读:

《少年派2》是由刘惠宁、李少飞导演,九枚玉编剧,张嘉益、闫妮、赵今麦、郭俊辰等人主演的都市家庭电视剧,讲述了几对少年几个家庭在**姻、爱情、事业上的故事。

在剧中,哪个令观众一直无法理解的情节,是大结局的关键伏笔呢?

当年,江天昊暗恋邓小琪,邓小琪却对钱三一芳心暗许。发现钱三一无意于她后,邓小琪选择了放弃。后来,邓小琪选择李西舟时,正是以钱三一为**作参照物吧?钱三一**显著的特点是学霸,而李西舟**学多才,**闻强记,是才华上**可追钱三一之人。

在剧中,哪个情节是观众一直无法理解的呢?

江天昊对小昭,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如果说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吧,小昭贴钱给江天昊做生意,对江天昊不离不弃,显然是暗恋上了江天昊,江天昊完全不知情吗?如果知情,江天昊岂不是在利用小昭?如果没察觉出来,也就说江天昊心思从来没有落在小昭的身上。否则,哪怕是浮光掠影,惊鸿一瞥的一秒钟,他也能感知小昭对他的爱是何其之深。

而以江天昊的人品来看,显然是后者。他是一个不玩心机,也玩不来心机的人。那么,江天昊**终会和谁在一起呢?

剧中有这么一个细节。江天昊的“剧本**”生意初获成功之后,他喜不自禁与小昭分享,一边说一边将手臂搭在了小昭的肩头,而且搭了很**,显得十分亲昵。而这就是令人一直无法理解的一个情节。

既然江天昊对小昭无意,为何会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

在预告中,邓小琪与李西舟出现了分歧。李西舟说,“你别忘了你的理想是做一个大演员,为了这个理想,你就得舍弃一些东西。你跟他们三个肯定会渐行渐远。”邓小琪道,“我跟你说,我会继续追求自己的梦想,但是我不会去用我的友谊去祭奠。帮他们解决烦恼,会让我觉得快乐。所以,帮助他们解决的每一个问题,都是在帮我自己。”

笔者分析,李西舟反对邓小琪把太多的时间用在了林妙妙等三人身上,影响了她对演技的琢磨和学习,对她的未来不利。而在帮忙期间,李西舟也同样消耗了许多时间,觉得耽误了他的事业提升。两人的分歧由此而生,并且渐行渐远,**终以分手告终。

这种分歧,只存在着两人对友情、事业的兼顾、孰先孰后的取舍的理解不同,没有对错之分。

如此,两人的分手,那便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没有复合的可能**。而这就留下了一个**大的悬念,邓小琪**后和谁走到了一起,是江天昊吗?

隐约之中,我们似乎捕捉到了江天昊为什么会对小昭勾肩搭背的那个情节的深意。江天昊只是把小昭当哥们,才会如此吧?而这便是大结局的关键伏笔吧?在**后,江天昊很可能和邓小琪走到了一起。

有一句话说,“世人在憧憬爱情时,往往会在心中勾勒着心仪之人的影像,其结果,又多少会与**初的勾勒有所出入。但是,有一点的出入很小,那就是能走到一起的人,多数属于同一类人。”江天昊和邓小琪,便属于同一类人,重视情义是“四小只”的共同特点。

《少年派2》以初入职场的年轻人的困惑与奋斗为背景,以王胜**的“中年危机”为辅线,以爱情、友情、亲情为纽带,反映了人生两个阶段的酸甜苦辣,给人以思考。

本文转自:台州日报

林 立 /文

沈腾的吸引力,让一些已经逐渐放弃电影院的观众,买了今年**张电影**。大家看《独行月球》的目的很简单,想要笑,如果可以,想要放声大笑。

我买**的那场,真有人放声大笑,频次都集中在影片前半部分。然而大笑的观众有多**,不笑的观众就有多尴尬。一场电影放映下来,笑声只集中在我后排四个座位。

散场时,我起身回头,发现他们一脸疲倦,显然影片后半部分的怪异煽情内容,让他们也倒了胃口。

笑声是喜剧**的直观评判**,当大多数人保持沉默时,演员们没有借口,哪怕是沈腾、马丽、常远、黄才伦这些开心麻花顶梁柱,也必须承认,他们这次不好笑了。

沈腾是万中无一的喜剧天才,他长了一张可以走偶像路线的脸(我说的是从前),又拥有旁人艳羡的喜剧天赋。同样的台词,他说大家就乐,换人说,可能就闷了。这些特质,都让我不自觉将他对标周星驰。

周星驰有没有不好笑的时候?换句话说,周星驰有没有选错角色过?我觉得他转向幕后之前,没有。每一次演戏,他都选对了角色。而且后期的周星驰做到了搞笑的**高境界,笑中带泪。

他大胆地煽情,甚至收起了角色中**迷人的“小人物”属**,展现出大英**的气质。观众仍然信服,满意。

沈腾在《独行月球》中饰演月球基地工程师“独孤月”,一大半时间用“傻、笨、蠢、怪、坏”等手法让观众相信他是个小人物,用力让大家笑。后半部分却突然让独孤月变身奥特曼,以自我牺牲拯救全人类。我承认,片中的两场哭戏,让我看到了沈腾演技的丰富层次。很显然,已经在笑的领域战无不胜的沈腾,这次想触碰一下“喜剧**高境界”。

然而,味道不对了,再好的天赋都白瞎。

我真的很想问导演、编剧张吃鱼,以及所有开心麻花主创们:为什么一定要上月球呢?

科幻和喜剧不是说不能融合,而是融合难度很大。宁浩导演,沈腾、黄渤主演的《疯狂的外星人》,我认为已经是国产喜剧片和科幻元素融合的极限了。科幻电影自带严肃属**。如果要在科幻电影中搞笑,那科幻就只能是幌子,障眼法。

就像《疯狂的外星人》处理的那样,“存在外星人”这个设定就像一个玩笑,电影主创和观众都不会当回事。

《独行月球》的科幻元素,不仅设定得**无比,而且正气凛然。现实中我国强大的航天事业,让每一个观众都很难把电影中的“登月”当纯科幻,主创们也是想要让观众相信他们在认真讲一个“月球故事”的。

怪异的是,这个故事的主角,是必须搞笑的独孤月。独孤月的搞笑部分,就像油一样浮在整部由水构成的剧情之上。除了他,马丽、常远、黄才伦等等麻花演员和辣目洋子,都非常“分裂”。

明明剧情中,他们面临着“地球存亡”的悲剧命题,但在一些起承转合的段落,他们都得秀一把搞笑的能力。

观众和他们一样累,大家都无法让自己忘了“开心麻花”是一个喜剧团队的事实。我们知道他们想要搞笑而不想只是搞笑,他们也知道他们不只是来搞笑但必须要搞笑。

让观众笑,是比提供其他情绪还要难很多的事情。演员和观众,必须默契地进入同样的氛围,置身事外又全情投入。

喜剧那么难,《独行月球》这样四分五裂的剧本,怎么去承载“笑中带泪”这么高难度的主题呢?

《独行月球》借鉴了很多国外星际科幻片的桥段,无论你有没有从中看到《太空旅客》《火星救援》《流浪地球》等电影的影子,你都会感觉到很别扭。这说明情节借鉴得太“**”了,很失败。

很多人觉得《独行月球》的原声音乐歌单很棒,但除了一首李玟唱的《你留下的爱》,还有一首我不知道名称的摇滚歌曲,其他曲目,全都是老歌翻唱或直接借用。

借用老歌表达新情感,很多电影都这么干,但《独行月球》对经典音乐的借用方法,和它对其它科幻电影剧情借用方法如出一辙:拿是拿过来了,自己的情感没有体现。

特别是电影拿来了一首赵牧阳创作的《黄河谣》,让腾格尔翻唱了一版搞笑版。腾格尔的唱腔结合搞笑歌词,确实逗乐了很多人,我听了却一肚子火。

赵牧阳的原作,充满了对荒诞现实的怒火、哀伤,《独行月球》这样的再创作态度,本身就是原曲所讽刺、怒喷的现象。

借用原曲的歌词,我想唱一句:“早知道‘开心麻花’的心变了,买XX(省去你懂的俩字)的电影**是做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