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资讯 >

韵达*份22H1低点已过利润有望迎来修复

2022-09-23 03:48:38 来源:网络 阅读:

**快递行业需求端依旧保持中速增长,受益于**渗透率的提升,预计2021-2030年行业件量CAGR约为10%;供给端在“有形的手”监管下,行业价格竞争缓和,逐步趋向高质量竞争。2)韵达**份聚焦快递主业,持续资源投入构建竞争壁垒。在行业上行周期中,公司较高的规模壁垒带来的成本优势将从利润端为公司带来更强的利润修复弹**。

渗透率提升带来需求端稳步增长空间,供给端价格战缓和盈利持续修复。需求端,中短期看上游社零消费承压,尤其是奥密克戎可通过**裹传播这一因素压制了**快递的正常需求,但长期看,在不同品类线上化加深以及新型**出现的情况下,我们预计未来网购渗透率将不断提高,本质是行业规模效应降低单**成本后的可运输品类的扩张。我们预计2030年网购渗透率将达到44.4%,测算得到快递件量将达到约2520亿件,整体保持中速增长。供给端,在快递行业监管及**政策的新监管周期下,行业进行资本加持的跑马圈地及恶**价格战的路径被斩断,未来快递业出清方式或将以并购整合为主,行业从恶**竞争中走出完成利润修复,可预见行业进入对内挖掘产品服务、对外出海扩张的竞争新阶段。

疫情及渠道调整冲击,22H1低点已过利润有望迎来修复。经营渠道上,公司提高扁平化管理、增加直客营销投入,有助于韵达提升长期经营的稳定**与客户粘**。疫情冲击方面,二季度山西、北京等地聚集**疫情对网点及件量的负面冲击逐步消退。我们认为公司经营低点已过,下半年将迎来件量增速和单**利润的修复。

盈利预测:我们预计2022-2024年公司营业**为482/553/623亿元,归母净利润25/33/40亿元。我们认为在**网购需求端中速增长、行业价格战缓背景下,快递业将步入利润修复的上行区间。作为行业件量Top2、专注快递主业、固定资产投入领先的行业龙头,韵达在度过经营低谷后利润将迎来显著修复。我们给予公司2023年20倍PE,即2023年合理市值672亿人民币,对应目标价为23.1元,首次覆盖给予“买入”评级。

在过去的这两周里,**国的舆论场上不断出现一种说法,称在**国能源价格高**的局面下,**国总统拜登却并没有想着缓解**国消费者的痛苦,反而是做出了“叛国资敌”的行为,将**国重要的战略石油储备卖给了**这个“敌人”。

不仅如此,自昨天(21日)起,**国网络上又出现了一种更刺激的说法,称当**国“爱国”的共和党政客准备通过立法禁止拜登将石油卖给**时,拜登所在的民主党也集体“叛国”,公然投**否决了这一立法。

所以,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呢?**国真的将自己的战略石油储备,卖给了我们吗?

先简单说一下答案吧:

1、**国政府确实向**石化公司旗下的一家从事国际石油贸易的全资子公司,卖出了自己的部分战略石油储备原油。这家公司叫联合石化(Unipec)。

2、但是,**国政府此举并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背叛**国”、“私通**”或“资敌”,而是**国为了维护自身利益的一种市场行为。

接下来,我会尽量用人话给大家讲明白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的起因,与始于今年2月底的俄乌冲突有关。我们都知道以**国为首的西方**,为了打击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的俄罗斯,便通过制裁的手段意图将俄罗斯的石油从国际石油市场上封**。

但**国的做法也导致国际石油市场的原油供应出现了紧缺,从而推高了原油价格以及一系列石油产品的价格——即便**国政府一直在将此事责任怪给俄罗斯及其总统普京。

总之,为了遏制由**西方制裁导致的原油供应问题及其所引发的油价上**,**国总统拜登于3月31日宣布,除了鼓励增加**国本土的石油产能,**国政府还将从当时存量大约有近6亿桶的**国“战略石油储备”(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简称SPR)中拿出部分的库存,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以每天100万桶的量,通过竞拍的方式供给国际石油市场,以稳定国际油价和市场信心。算下来这大约是1.8亿桶的库存。

于是,在今年4月的时候,16家**国和外国石油企业在**国的分公司便参与了当时3000万桶原油的竞价。根据**国能源部化石能源和碳管理办公室官网的消息,有12家企业**终赢得了此轮竞价,其中就**括联合石化的**国分公司。只不过这3000万桶的大头其实是被**国企业获得了,联合石化**国分公司只获得了95万桶。

再后来,英国路透社在今年7月一篇关于此事的后续报道中则称,这些被竞拍走的**国“战略石油储备”的库存,虽然一大部分留在了**国,但也有一部分流向了欧洲、亚洲以及**。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会觉得有些奇怪,为啥**国政府会将自己的“战略石油储备”卖给一个**企业,甚至还允许自己的储备出口到**呢?因为在大家的印象中,“战略石油储备”应该是供一个**战略应急物资,怎么还能卖给外国公司呢?这就涉及一段背景知识了,耿直哥这里简单给大家交代一下。

根据**国能源部化石能源和碳管理办公室官网的介绍,**国这个“战略石油储备”是于1975年12月22日建立。此前,在1973年到1974年间,**国因支持与阿拉伯**开战的以色列而遭到了阿拉伯**的石油禁运制裁。这令**国的决策者意识到,**国必须建立一个战略石油储备机制保护自己的能源乃至**安全,在遇到诸如石油禁运这种地缘政治危机时可以拿出来缓解国内的供应危机。

于是,**国便搞出了这么一个“战略石油储备”机制。从**资料来看,该机制通常会在**国遇到石油市场出现大幅波动,油价高**或供应出现问题等紧急情况时启动,但不是免费给**国人用,而是通过**竞价的方式将其库存售出,以求增加市场上的石油供应,稳定市场和价格,然后等市场、价格或供应**稳定时,再“抄底”补充自己的库存。

同时,**国国会在缔造了“战略石油储备”机制的法律中还写入了一则禁令:禁止**国出口石油,除非获得**国政府的特别批准。这样一来,**国便可以确保自己“战略石油储备”只会被用于**国自己。显然,这也是当时**国为了进一步保护自己能源安全的一种举措。

不过,**国的法律并没有禁止外国公司参与竞标,只要这些外国公司在**国有分公司,遵守出口禁令,确保自己将竞拍到的石油只用于**国国内就行。

可是,自那之后的几十年里,**国的这个石油出口禁令却越来越“跟不上时代”。因为**国的石油行业迎来了“水力压裂法”带来的页岩气革命,令其国内的石油产能激增。于是,**国的决策者们开始认为**国不该再用禁止石油出口这种保护主义的方式来维护**国的利益了,而是应该把**国的石油打向国际市场,在全球化时代更好地保护**国的能源安全,同时实现**国的经济利益和地缘政治利益。

**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亦曾认为,通过向国际石油市场提供更多**国的石油供应,**国不仅可以稳定国际市场压低油价,还能释放更多国内的产能,甚至还可以让**国的盟友和伙伴逐步摆脱对俄罗斯等**国“敌人”的能源依赖,增加**国的国际影响力。

于是,在2015年时,**国国会终结了**国长达40年的石油出口禁令。但这个禁令的解除,不仅意味着**国的石油可以出口了,也意味着**国“战略石油储备”里的石油也可以被买家出口到海外去了。

但**国的决策者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个问题。从**国媒体的**报道来看,有**国专家就表示,在**国成为国际石油市场上的出口大国后,**国“战略石油储备”的意义也发生了改变,即便其储备是被买家出口到国外,这也会有助于增加国际市场的供应,产生稳定市场的效果,**后也会惠及**国。

所以,即便联合石化是一个**国企的全资子公司,但不论是参与并赢得**国“战略石油储备”的竞标,还是处置自己获得的95万桶原油,这一切都是**国的法律法规允许的。而且这笔交易本质上也是**国政府出于维护**国的利益而做出的。

**国《华盛顿邮报》以及**国多家事实核查网站亦在报道此事时指出联合石化竞拍获得**国“战略石油储备”的95万桶原油是合法的,公司也有权处置这些原油的去向。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国网络上却不断出现指责拜登政府“资敌”的声音呢?

其实,这些声音主要来自身为拜登政敌的共和党政客以及支持这些政客的保守派媒体。而他们之所以这么攻击拜登有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共和党近些年攻击拜登和给自己拉**的一个惯用套路,就是给拜登贴上“通中”或“背叛**国”这样的标签,从而彰显共和党的“爱国”,并以此为卖点赚取支持度。再加上拜登的儿子亨特曾经是一家**上海的投资公司的**东,而该公司又曾投资过联合石化的上级单位**石化,所以共和党更不可能放过**作此事的机会。

哪怕亨特的律师在接受**国《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他早已与上海那家投资公司断绝了关系,联合石化竞标**国战略石油储备库存的事情也只是依法进行,共和党那些早已被各种政治阴谋论忽悠得找不到北的选民,却对这些**作深信不疑。

其次,共和党近些年在**国一直主推“**国利益优先”的政治观念,认为**国政府应该优先解决本国人的需求,而不是去搞“不着边际”的全球化。在**国油价高**的局面下,这种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的说辞,不仅在共和党的选民中极具煽动**,对于一些中间派的选民也很有迷惑**——更别提买家中还有**企业。另外,一些保守派的经济学家**近也在媒体上刊文,对**国的“战略石油储备”被出口到国外表示反对,称这不能稳定市场。所以,比起拜登“通中”的点,这个经济层面的点更容易把普通人带到沟里。

而从更本质的角度来讲,共和党对拜登在此事上的持续攻击,也反映出**国的国力已经无法再支持其全球霸权的野心。所以保守派民粹者与全球化**英的对立才会在**国的政坛越发激化。

不过,**国AXIOS**网倒是颇为打脸地指出,这些目前跳着脚指控拜登“资敌”或“通中”的共和党政客和保守派媒体似乎忘了,在2017年他们支持的特朗普当总统时,后者也曾将**国“战略石油储备”库存中的50万桶原油卖给了**的另一家大型能源国企**石油。

不过,共和党并没有就此收手。北京时间7月21日这天,他们又抛出了一个围绕此事的新的**作点,称他们共和党原本准备通过修改法律,全面禁止将**国“战略石油储备”的库存出口到**或是任何与**共产党有关联的实体,但这一在**国众议院得到206名共和党议员支持的建议却被219名民主党议员给否决了。

尽管这些民主党议员否决此事绝非因为他们“支持”**,而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意识到了这个修改建议就是为了恶心和打击拜登的,但他们目前还是被扣上了“叛国”、“通中”、“叛徒”、“反**”的标签……